伽蓝  

返回   伽蓝 > 文字分坛 > 文字

文字: 网络旅行者的“最后归宿旅店”

回复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旧 2017-03-19, 18:23   第 1 楼
伽蓝
站长
死党
 
伽蓝 的头像
 
帖子: 26,515
声望: 14606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注册日期: 2001-09-02
默认 虽败犹荣又如何? ——伽蓝手工作坊撤摊记 17.03.19 14:22 伽蓝

虽败犹荣又如何?
——伽蓝手工作坊撤摊记

17.03.19 14:22 伽蓝


  前阵子朋友圈里一篇文章引起唏嘘声一片,《荣甡 VS 李锦记百年“相杀”》。这几天在编辑公众号文章,再看到多年好友戈小辰的一篇《荣甡 VS 李锦记百年“相杀”,对与错,成与败,我们是否心中已有答案?》,不由心有感触,不吐不快,我也写一篇。

  虽败犹荣又如何?我们就是败的一支。作坊撤了。这个地方待了14年。谢谢能让我们在瞬息万变的繁华大都市深圳偏居一隅的地业房地产公司。
大前年66的销售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出现了一连串无奈的家事,不得不回转去处理。销售就此停滞。同时工厂那边出问题,供货跟不上,同样影响了销售。其实最重要的问题出在我身上。

  在每个徒弟来之前,我都会跟每个先沟通很久,看看他们为什么想来,他们是一张白纸的热情,还是有经历有担当的坚持。现在回头反思自己,我也同样,我的热情在持续了十多年之后,也开始燃尽消怠了。昨天跟66电话了几个小时,想如果我手上什么东西都不存了,那么如果哪天我想做个新图案,染个新配色,那怎么办?我没东西了。也就是说,我的热情还没有燃尽?我还有创作和手作的欲望?
  但是目前,这点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持续了16年的坚持之后,我坚持不下去了。是我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其他都是次要的因素。我无法再像16年前一样去做销售,无法再像生女儿之前一样24小时工作,无法忽视我爸爸前阵子连摔了4跤,甚至,去年妈妈跟我说,我已经帮不了你了——这句话彻底打醒了我,这些年我只顾着自己的自私的快乐,牵累了多少人。
  我又想到2005年花香跟我说的一句话:伽蓝,你不孝顺。
这些年我反复在这句话的跌宕起伏里,有时候觉得自己对得起了,很少,但当去年年底我们全部亏损完的时候,我知道,我还是对不起,对不起所有帮过我的人。

  瓦和carmen都跟我说,在几乎整理打包完几乎所有东西,合影留念的时候,他们心里难受得想哭。carmen甚至还守在已经四壁空空的作坊里缅怀,她还准备把陪伴了我们十五年的稻草人带回家去。我一直微笑着,微笑着看着瓦、小浅、谭蒲、carmen在最后忙碌着,因为我脚伤了还不能动,我坐在轮椅里看着,浅嫌我碍事,让我坐门外去:)
我就这么一直微笑着看着,看着眼前的每件东西是怎么的来,怎样在这里,现在怎样的走。心底眼泪一滴滴地掉。


  从前年危机到现在,我一直在想,我会什么时候写这篇东西,把这个过程捋一遍,记录下来,给自己一个总结,也告诉人家,我这16年干了什么,我带着这一批一批的人干了什么。
  我做网站,做手工,包括做我自己的资料库,都是有计划的。很多人不知道不了解,也不理解我为什么做这点事,却花了全部心血,全套品牌概念里有怎样的内容。品牌规划,产品体系,配色方案,文案体系,等等,我也是一步步按照这些计划去整套实现。可是这没什么用。败了什么都不是。留下的只有经验两字。如果没有用到这个经验的机会,也就等于全无。

  我知道每个跟过我的人,都是多么地看淡钱这东西,可是包括我在内,每个都无法真正摆脱这俗世最大的魔咒。我们用最少的生活费最贫乏的物质生活,坚持自己最美好的理想,保证我们全力以赴的最佳品质,尽可能让每件设计每件手工都有生命,都保持生命。我们多年来满足于别人的认可回馈,骄傲的笑容背后,是我们似乎永远见不到头的清贫。每个人都不愿离开,以至于多年来,他们一直跟我有着联系,一直关心和祝福着伽蓝手工,但是我无数次地循环着所有人的来与走。每一次的来,都是我心里的再一次的忐忑;每一次的走,也都是我心底的又一次荒凉。

  妈妈说我的肝郁就是这么来的,我每次前后胸疼到不能呼吸、躺在那里不能动的时候,我跟66手腕手臂的腱鞘炎发作的时候,我的左肩永远没完没了的酸痛的时候,我就在想,我还能坚持多久?

  终于,屋漏偏逢连夜雨 ,船迟又遇打头风,去年年底到现在,一桩桩的事情接踵而来,终于到了现在的局面。

  在看《荣甡 VS 李锦记百年“相杀”》的时候,我多次地身临其境,感同身受。甚至数次地不忍看下去,也再次麻木地看下去。
  多年后,尘归尘,土归土,荣也不是事,败也不是事。但当事人活得好坏,却是有区别的。而且我们还没到“荣”,我们也当不上多年后仍“荣”的一类。
  说实话,对于一律这类单纯“捧杀”的表面光鲜文章,我心里都是凄凉和抗拒的。而现在这类文章真是泛滥,我也真是嗤之以鼻,请别再拿所谓匠人的快乐来折磨我们这些淳朴的匠人了,我们要生活,要过好日子,希望做真正快乐的匠人,而不是你们嘴里的“虽败犹荣”的匠人,败的是我们,看热闹的是你们。只有我们当事人才知道过程的艰辛和败后的凄凉,所有写文的人都是风凉话,不知痛痒。我很清醒地不会用这种假象的“荣”来迷醉自己。暴暴说,别这样想,做手工的过程是快乐的啊,那就是好日子。可是我回答:不够!远远不够!这点快乐抵不上。

  上周,我看到德国同行和朋友alex的采访稿:Leder & Co: Alex Leather Craft! - Bikes, Music & More http://bikesmusicandmore.com/leder-c...这句话: denn ich verdiente damit kein Geld.——因为我没有钱赚。
前几天凌晨4点,冷韧信息我,我们不约而同地在困惑我们的累,忍受长期劳损带来的身体的病痛,在迟疑我们的败,和矛盾是否坚持下去。我们都是坚持十几年的手作人了。

  我不能杜绝这类的文章,但我可以不看。这不是我的问题,我的问题是,到底怎样才能够?这是我下面需要思考和面对的。


http://www.samgharama.com/subentry/a...误的天堂 Five Finger Death Punch - Wrong Side Of Heaven.mp3">

http://www.samgharama.com/subentry/a...误的天堂 Five Finger Death Punch - Wrong Side Of Heaven.mp3">下载保存


此帖于 2017-03-19 18:28 被 伽蓝 编辑.
__________________
Kind Regards
伽蓝 www.samgharama.com
伽蓝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17-03-29, 10:50   第 2 楼
伽蓝
站长
死党
 
伽蓝 的头像
 
帖子: 26,515
声望: 14606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注册日期: 2001-09-02
默认 回复: 虽败犹荣又如何? ——伽蓝手工作坊撤摊记 17.03.19 14:22 伽蓝

虽败犹荣又如何?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chesKA3H37J#rd

戈小辰

==================================================
虽败犹荣又如何?

2017-03-28 伽蓝 戈小辰Weekly
得知朋友伽蓝工作坊要撤的消息,叫人猝不及防。

伽蓝,是在我现实生活中遇到的真正匠人,坚持原创,用心,**,低调,慢工出细活,拒绝商业化,绝不雷同。我才写完关于匠人的文章而如今现实中,我的匠人朋友也要忍痛关张,心里五味杂陈。又因为种种原因错过了她工作坊最后两天的聚会,心下难言酸楚。
除了叹息,除了扼腕,除了文字,我似乎没有可以力挽狂澜的实际行动可以去付诸,而这样的苍白无力,让我心里忍不住发出“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感慨!

认识伽蓝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我甚至都记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因缘际会认识她,似乎是我从接触网络开始起,就自然而然认识伽蓝了。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其实我们真正没有聚上几次,然而她微笑的样子——温和宽容摒心静气,美好而从容,这么多年似乎未曾改变,连同她小小的工作坊,就是一个精神的乌托邦,这么多年了,一直在心底的角落,陌上花开可缓缓归。

直到我看到伽蓝的这篇文章,才惊觉十年一梦,切肤感受到“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句话的分量。我能理解其中每一句话背后那些情绪碎片,那些被现实撑开的伤口撕裂般的疼痛。

落地的麦子不死,为了忘却的纪念。
听一听,匠人的声音。


虽败犹荣又如何?
——伽蓝手工作坊撤摊记
伽蓝 Mar.19,2017 14:22,于深圳景田

    
  前阵子朋友圈里一篇文章引起唏嘘声一片,《荣甡 VS 李锦记百年“相杀”》。这几天在编辑公众号文章,再看到多年好友戈小辰的一篇《荣甡 VS 李锦记百年“相杀”,对与错,成与败,我们是否心中已有答案?》,不由心有感触,不吐不快,我也写一篇。
  虽败犹荣又如何?我们就是败的一支。作坊撤了。这个地方待了14年。谢谢能让我们在瞬息万变的繁华大都市深圳偏居一隅的地业房地产公司。
大前年66的销售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出现了一连串无奈的家事,不得不回转去处理。销售就此停滞。同时工厂那边出问题,供货跟不上,同样影响了销售。其实最重要的问题出在我身上。
  在每个徒弟来之前,我都会跟每个先沟通很久,看看他们为什么想来,他们是一张白纸的热情,还是有经历有担当的坚持。现在回头反思自己,我也同样,我的热情在持续了十多年之后,也开始燃尽消怠了。昨天跟66电话了几个小时,想如果我手上什么东西都不存了,那么如果哪天我想做个新图案,染个新配色,那怎么办?我没东西了。也就是说,我的热情还没有燃尽?我还有创作和手作的欲望?
  但是目前,这点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持续了16年的坚持之后,我坚持不下去了。是我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其他都是次要的因素。我无法再像16年前一样去做销售,无法再像生女儿之前一样24小时工作,无法忽视我爸爸前阵子连摔了4跤,甚至,去年妈妈跟我说,我已经帮不了你了——这句话彻底打醒了我,这些年我只顾着自己的自私的快乐,牵累了多少人。
  我又想到2005年花香跟我说的一句话:伽蓝,你不孝顺。
这些年我反复在这句话的跌宕起伏里,有时候觉得自己对得起了,很少,但当去年年底我们全部亏损完的时候,我知道,我还是对不起,对不起所有帮过我的人。
  瓦和carmen都跟我说,在几乎整理打包完几乎所有东西,合影留念的时候,他们心里难受得想哭。carmen甚至还守在已经四壁空空的作坊里缅怀,她还准备把陪伴了我们十五年的稻草人带回家去。我一直微笑着,微笑着看着瓦、小浅、谭蒲、carmen在最后忙碌着,因为我脚伤了还不能动,我坐在轮椅里看着,浅嫌我碍事,让我坐门外去:)
我就这么一直微笑着看着,看着眼前的每件东西是怎么的来,怎样在这里,现在怎样的走。心底眼泪一滴滴地掉。
  从前年危机到现在,我一直在想,我会什么时候写这篇东西,把这个过程捋一遍,记录下来,给自己一个总结,也告诉人家,我这16年干了什么,我带着这一批一批的人干了什么。
  我做网站,做手工,包括做我自己的资料库,都是有计划的。很多人不知道不了解,也不理解我为什么做这点事,却花了全部心血,全套品牌概念里有怎样的内容。品牌规划,产品体系,配色方案,文案体系,等等,我也是一步步按照这些计划去整套实现。可是这没什么用。败了什么都不是。留下的只有经验两字。如果没有用到这个经验的机会,也就等于全无。
  我知道每个跟过我的人,都是多么地看淡钱这东西,可是包括我在内,每个都无法真正摆脱这俗世最大的魔咒。我们用最少的生活费最贫乏的物质生活,坚持自己最美好的理想,保证我们全力以赴的最佳品质,尽可能让每件设计每件手工都有生命,都保持生命。我们多年来满足于别人的认可回馈,骄傲的笑容背后,是我们似乎永远见不到头的清贫。每个人都不愿离开,以至于多年来,他们一直跟我有着联系,一直关心和祝福着伽蓝手工,但是我无数次地循环着所有人的来与走。每一次的来,都是我心里的再一次的忐忑;每一次的走,也都是我心底的又一次荒凉。
  妈妈说我的肝郁就是这么来的,我每次前后胸疼到不能呼吸、躺在那里不能动的时候,我跟66手腕手臂的腱鞘炎发作的时候,我的左肩永远没完没了的酸痛的时候,我就在想,我还能坚持多久?
  终于,屋漏偏逢连夜雨 ,船迟又遇打头风,去年年底到现在,一桩桩的事情接踵而来,终于到了现在的局面。
  在看《荣甡 VS 李锦记百年“相杀”》的时候,我多次地身临其境,感同身受。甚至数次地不忍看下去,也再次麻木地看下去。
  多年后,尘归尘,土归土,荣也不是事,败也不是事。但当事人活得好坏,却是有区别的。而且我们还没到“荣”,我们也当不上多年后仍“荣”的一类。
  说实话,对于一律这类单纯“捧杀”的表面光鲜文章,我心里都是凄凉和抗拒的。而现在这类文章真是泛滥,我也真是嗤之以鼻,请别再拿所谓匠人的快乐来折磨我们这些淳朴的匠人了,我们要生活,要过好日子,希望做真正快乐的匠人,而不是你们嘴里的“虽败犹荣”的匠人,败的是我们,看热闹的是你们。只有我们当事人才知道过程的艰辛和败后的凄凉,所有写文的人都是风凉话,不知痛痒。我很清醒地不会用这种假象的“荣”来迷醉自己。暴暴说,别这样想,做手工的过程是快乐的啊,那就是好日子。可是我回答:不够!远远不够!这点快乐抵不上。
  上周,我看到德国同行和朋友alex的采访稿:Leder & Co: Alex Leather Craft! - Bikes, Music & More http://bikesmusicandmore.com/leder-c...这句话: denn ich verdiente damit kein Geld.——因为我没有钱赚。
前几天凌晨4点,冷韧信息我,我们不约而同地在困惑我们的累,忍受长期劳损带来的身体的病痛,在迟疑我们的败,和矛盾是否坚持下去。我们都是坚持十几年的手作人了。
  我不能杜绝这类的文章,但我可以不看。这不是我的问题,我的问题是,到底怎样才能够?这是我下面需要思考和面对的。





美国:五指死亡拳-错误的天堂 Five Finger Death Punch - Wrong Side Of Heaven

I spoke to God today and she said that she's ashamed
What have I become what have I done
I spoke to the devil today and he swears he's not to blame
And I understood cause I feel the same
Arms wide open I stand alone
I'm no hero and I'm not made of stone
Right or wrong I can hardly tell
I'm on the wrong side of heaven
And the righteous side of hell
I'm on the wrong side of heaven
And the righteous side the righteous side of hell
I heard from God today and she sounded just like me
What have I done and who have I become
I saw the devil today and he looked a lot like me
I looked away I turned away
Arms wide open I stand alone
I'm no hero and I'm not made of stone
Right or wrong I can hardly tell
I'm on the wrong side of heaven
And the righteous side of hell
I'm on the wrong side of heaven
And the righteous side the righteous side of hell
I'm not defending downward descending
Falling further and further away
I'm closer everyday
I'm getting closer everyday
To the end to the end the end the end
I'm getting closer everyday
Arms wide open I stand alone
I'm no hero and I'm not made of stone
Right or wrong I can hardly tell
I'm on the wrong side of heaven
And the righteous side of hell
I'm on the wrong side of heaven
And the righteous side of hell
I'm on the wrong side of heaven
And the righteous side the righteous side of hell
__________________
Kind Regards
伽蓝 www.samgharama.com
伽蓝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17-09-21, 01:26   第 3 楼
雷斯林
十年
 
雷斯林 的头像
 
帖子: 3,922
声望: 2924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注册日期: 2002-01-15
默认 回复: 虽败犹荣又如何? ——伽蓝手工作坊撤摊记 17.03.19 14:22 伽蓝

泪如雨下
__________________
当离别的时刻钟声响起
让我回头看见你的笑脸
雷斯林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回复


当前查看此主题的会员: 1 (0 位会员和 1 位游客)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论坛规则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主师
不可以回复帖子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论坛启用 v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图标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禁用 HTML 代码


所有时间均为北京时间, 现在的时间是 01:54.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8.7
Copyright ©2000 - 2018, vBulletin Solutions,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