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蓝  

返回   伽蓝 > 艺术分坛 > 美化家园

美化家园: 来美化我们的家园(生命不止,美化不息)长期

查看投票结果: 你选择参加的活动
涂鸦墙 8 57.14%
花草地 8 57.14%
漂流瓶 3 21.43%
留言墙 4 28.57%
消息树 3 21.43%
鸟屋 2 14.29%
多重选择投票。 投票者: 14. 您不可以参加此投票

回复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旧 2009-10-04, 15:39   第 31 楼
伽蓝
站长
死党
 
伽蓝 的头像
 
帖子: 26,511
声望: 14606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注册日期: 2001-09-02
默认 回复: 活动召集:美化家园(生命不止,美化不息)

去过一次园博园,方位不太弄得清。看了blog,音乐关不掉,就没看下去
游人可以做到篱笆隔开不让他们进来啊:)

国庆没找到可以涂的墙,我10号要出去,估计来不及画了。回来继续。请帮我留意吧:)谢谢
__________________
Kind Regards
伽蓝 www.samgharama.com
伽蓝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9-10-12, 14:09   第 32 楼
轻颦
自我介绍一下
 
帖子: 20
声望: 10 轻颦
注册日期: 2009-08-14
默认 回复: 活动召集:美化家园(生命不止,美化不息)

忙了几天,中间几次溜上来,网速慢得.....
问了管理处,答复是必须要业主委员会同意,但因为各种原因,我们小区的业主委员会至今没有正式成立,算是“婉拒”。。
城市的几条地下通道看来看去,都做成了广告位,哈,如果涂一半放一半广告,会不会很视觉震撼?原来在彩田南路通岗厦的立交桥下面有一段,曾经有人涂了的,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哪天有空过去看看
轻颦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9-10-19, 14:41   第 33 楼
伽蓝
站长
死党
 
伽蓝 的头像
 
帖子: 26,511
声望: 14606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注册日期: 2001-09-02
默认 回复: 活动召集:美化家园(生命不止,美化不息)

作坊的墙上一直想画,没时间,想把它画了,练个手
__________________
Kind Regards
伽蓝 www.samgharama.com
伽蓝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9-10-23, 14:29   第 34 楼
琳琳彭
自我介绍一下
 
帖子: 1
声望: 10 琳琳彭
注册日期: 2009-10-23
默认 回复: 活动召集:美化家园(生命不止,美化不息)

支持伽蓝的创意,我们这边是深圳嘉信茂购物中心场内2楼的两块围板需要涂鸦墙的形式来美化一下。具体涂鸦场景选“黄昏”和“青黛”吧。期望下周末可以进行。谢谢呀!
琳琳彭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9-10-23, 14:40   第 35 楼
伽蓝
站长
死党
 
伽蓝 的头像
 
帖子: 26,511
声望: 14606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注册日期: 2001-09-02
默认 回复: 活动召集:美化家园(生命不止,美化不息)

谢谢ls,谢谢你们的大力支持,等待下周末的开画啊
__________________
Kind Regards
伽蓝 www.samgharama.com
伽蓝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9-10-23, 16:19   第 36 楼
默念
自我介绍一下
 
帖子: 10
声望: 10 默念
注册日期: 2009-09-04
默认 回复: 活动召集:美化家园(生命不止,美化不息)

不错不错。。
默念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9-10-31, 23:46   第 37 楼
伽蓝
站长
死党
 
伽蓝 的头像
 
帖子: 26,511
声望: 14606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注册日期: 2001-09-02
默认 回复: 活动召集:美化家园(生命不止,美化不息)

09.10.31伽蓝作坊画墙过程 摄影:E-cho




__________________
Kind Regards
伽蓝 www.samgharama.com
伽蓝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9-11-06, 18:52   第 38 楼
伽蓝
站长
死党
 
伽蓝 的头像
 
帖子: 26,511
声望: 14606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注册日期: 2001-09-02
默认 回复: 活动召集:美化家园(生命不止,美化不息)

__________________
Kind Regards
伽蓝 www.samgharama.com
伽蓝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9-11-12, 18:20   第 39 楼
墨斗鱼
没人给头衔状态
闲逛呢
 
墨斗鱼 的头像
 
帖子: 65
声望: 10 墨斗鱼
来自: 深圳
注册日期: 2005-02-22
发送 MSN 消息给 墨斗鱼
默认 回复: 活动召集:美化家园(生命不止,美化不息)

南方都市报道文章:

原帖地址:http://gcontent.nddaily.com/3/a0/3a0...fe/4eb6ef.html

有群人找空白墙涂鸦、找荒地种树,都被拒绝了
这城市不愿有人为它免费“化妆”?
摘要:这个在深圳生活了17年的“资深深圳人”和她的伙伴们将深圳与“家园”的概念联系起来,他们试图给城市补妆,他们想给城市里的烂尾楼涂鸦、找块荒地去种树。这意味着,市民主动维护城市容貌的意识已经觉醒,但问题是,目前他们的计划却处处受阻。强势的业主不认同涂墙的形式,公共空间有自己的整体规划,发展商则有更多商业考量。这些话语权的背后,远非画一幅美丽的画那样单纯。在“美化家园”的活动号召帖里,他们现在特别加上了“长期”两个字。因为他们已经明白,貌似简单的城市外貌整形,其实还有相当长的进化阶段。


美化家园的工具们整装待发。E-cho摄



“美化家园”小组成员在城市中找一片墙壁作画、找一块空地种树。


四处碰壁之后,伽蓝只好把自己工作室涂了。



准备拿去涂鸦的画板和笔尚无用武之地。
本期关注

深圳正在对美化城市的民间行为说“不”

“对不起,因为有业主反对,涂墙只能取消。”11月1日,伽蓝接到某小区业委会的电话,这已经是她第三次被“放鸽子”。自10月在豆瓣成立“美化家园”小组以来,伽蓝的反应已经从最初的惊讶、不理解,到如今变成习以为常。

这个在深圳生活了17年的“资深深圳人”和她的伙伴们将深圳与“家园”的概念联系起来,他们试图给城市补妆,他们想给城市里的烂尾楼涂鸦、找块荒地去种树。这意味着,市民主动维护城市容貌的意识已经觉醒,但问题是,目前他们的计划却处处受阻。强势的业主不认同涂墙的形式,公共空间有自己的整体规划,发展商则有更多商业考量。这些话语权的背后,远非画一幅美丽的画那样单纯。在“美化家园”的活动号召帖里,他们现在特别加上了“长期”两个字。因为他们已经明白,貌似简单的城市外貌整形,其实还有相当长的进化阶段。

1

他们想把深圳作为家园来美化

什么是深圳式的家园心态?当你回到故乡看到有人随地吐痰,可能不想去指责。内地老城有自己的漫长历史和强大人文背景,让人觉得不可以轻易动摇。但在深圳看到同样的事,更容易让人义愤填膺和有干预的冲动。因为我一直在参与这座城市的建设,这就是我的城市,我有能力影响它的进化。这就是“美化家园”活动的心理发源。

景洲大厦隔壁有个烂尾楼,荒草萋萋差不多已经十年。残壁断檐里只住着一个看守人和他养的一条狗。这是伽蓝回家的必经之路,她每天回家之前都先跟小狗玩一会。前几个月楼盘易主,看守人和狗也走了。10月的一个晚上,再次从深南大道转到这座烂尾楼前的伽蓝,忽然觉得它就像一幅华丽锦缎上被虫蛀的小洞,开始只有针眼大小,然后越来越大,让人眼中只看得到这个丑陋的大洞,进而否定了整幅锦缎。或许我们还没有能力去阻止虫子蛀洞,但如果是给破旧的围墙画上画,用美丽的色彩把洞填补上呢?

开手工艺术工作室的伽蓝迅速计算了一下,这件事的成本只需要几块钱的画笔、几毛钱一管的颜料。她回到家立刻去豆瓣上发了个倡议帖,随即收获几十位深圳网友的响应。“除了烂尾楼,地下通道清一色的死灰也很难看。”白领小崔说。“我们负责画。”涂鸦爱好者T ouch说。“也可以考虑在荒地上种上花。”80后Sucy说。“我不会画画,但可以来做活动的后勤。”刚来深圳不到一年的果果说。伽蓝觉得,给这个城市“化妆”或许不是一个空想,而真的可以实现。这个由普通深圳人自发集合的豆瓣小组很快有了一个明确的口号:美化家园。

家园,这个词开始与深圳并列,是一个值得引起注意的信号。以移民为基础的深圳人已经有家园意识了吗?

活动发起者伽蓝说,有。她还记得2000年左右深南大道修路的时候,上海宾馆一段的路面刚铺好,恰逢下雨,那天至少有100个路人在路上摔倒,因为铺的材料太好,过于光滑。结果,第二天,她发现,路面材料全部被拆掉,改换不滑的材料。因为许多市民去反映情况。这让伽蓝觉得,这个城市里,每个人对它的建设都是有发言权的。

活动参与者之一的小崔说,有。她所在小区旁的水泥马路刚被换成沥青路面,修路工人说因为水泥路车辆通行声音太大,吵到小区居民。宜居意识再次占了上风。

34岁的白领D enny说,有。他国庆时爬梧桐山,看到有一群游客随地丢垃圾,立刻上前和对方理论。他沿途捡垃圾,周围不认识的路人也跟着一起捡。看着干干净净的绿地,老实说,他有点久违的感动。他不爱听诸如深圳不适合生活这样的抱怨。在他看来,抱怨深圳没有人情味、没有归属感的人,或者是因为本身并没有先付出自己的情感。

在深圳社科院城市营运中心主任高海燕看来,各个板块族群的人都在对公共话语权提出挑战,他们对社会的参与愿望、强调个体和城市的彼此作用关系,或许是深圳式的家园感不同之处。越来越多的深圳人会十分介意深圳在诸如“城市竞争力”、“城市幸福指数”等评选中的排名。深圳市文化局副局长尹昌龙说,现在的深圳人生活得更安静,寻找着安定内心的家园式调整。当城市的居住者开始意识到“目光的政治”,他们对城市实力、商业价值、城市品牌度,包括形象都将有更多要求。

2

连烂尾楼都拒绝被美化

一方面深圳人的维权意识之强有目共睹。但另一方面,深圳人也更自我而谨慎。没有图案的白墙虽然不那么好看,但也不会出错,一旦被涂上颜色,问题就会接踵而来:一面彩色的墙壁会不会影响整体规划?有颜色的车库通道会不会妨碍开车视线?不涂墙又有什么损失,还是别涂更稳妥。利益即得者们不愿意为看不到任何好处的行为承担有可能出现的麻烦。

正因为是家园,你才不会希望当提到自己家的时候,听到旁人说,哦,就是那个在烂尾楼旁边的小区吗?如果街头多一些鸟窝,深圳的鸟一定可以生活得更安逸。小区楼栋间的荒地浪费了多可惜,拿来种花不好吗?伽蓝和她的伙伴们最初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我们有人,有材料,有时间,有能力来给城市美化。”伽蓝说“但没想到,唯一的问题却是,深圳没有地方愿意被美化。”

“美化家园”第一个脑筋就动到景洲大厦旁烂尾楼的头上,那里只有一层地下室是建好的,地面上只有裸露的钢筋。10月初,伽蓝喜滋滋地向伙伴们报告,业主正在粉刷地下室的墙面,留白处估计可以涂鸦。而景洲大厦右侧一块三角地带,则很适合做绿化设计和种植试验。但伽蓝迟了一步,当她去联系的时候,业主已经把这块地方批给公司的汽修队停车。能不能画,等车库建好了才有可能再谈。

近水楼台,伽蓝又找上自己住的景洲大厦。她和业委会主任邹家健一谈,对方很感兴趣,他兴奋地说,早就觉得小区环境太单调,想用一些装饰给居民更多家的感觉,车库、停车场、岗亭都可以画,甚至楼道里也不错,“要不你们把整栋大厦外墙都画了吧,我们小区估计就能成为深圳的地标之一了”。伽蓝连连推辞,这个工程太大了,不是几个人能操作的。原本都开始准备图纸和材料了,但几天后,邹家健带来一个坏消息。他和业委开会讨论后,大半人“无所谓”,有一部分人则反对。尤其是在车库出口的墙壁上画画“可能会扰乱开车视线,存在安全隐患。”一位业委表示。尽管车库画各地都早有先例,不过万一出了问题,风险谁来承担?邹家健也沉默了。

“征集深圳空墙、烂尾楼、废墙信息”,“美化家园”小组的活动还没开始,就陷入停滞期。“深圳有那么多地下人行过道,能不能画?”西丽湖公园里有废弃小屋“,”园博园里有许多外墙空白的建筑“……热心的网友纷纷提供建议。不过伽蓝一一找到对方咨询后,没有一处同意。烂尾楼大多联系不到业主,找城管也没用。找到地产商和发展商那里,对方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商业规划。

可以理解,无论是景洲大厦的业委,还是园博园管理处显然都是第一次接到这样的请求。园博园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拒绝理由是,公园从一开始建立就是规划好了的,井然有序,怎么可能随便多一幅画,或者多一块草地?她的语气中流露出对这种异想天开要求的不可思议。尽管涂鸦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在国内出现,早不是什么新鲜玩意,但在大部分深圳人的概念里,涂鸦仍旧等同于那些看不懂的印象派“鬼画符”。邹家健认为,涂鸦是随性的创作,而人们在看不到成品的情况下,更不敢接受。对此,“美化家园”小组也在改变应对策略,比如不说“涂鸦”,而说是“涂墙”,以示区别。同时先给对方看到画稿,以及选择一些大众可以接受的生活化的图案,比如公车上拉着扶手的乘客、树林等等。伽蓝始终相信,只要有了第一面涂墙,就会有第2个、第3个、第10个,观望是种人类常见的心态。

3

北京地铁里有儿童涂鸦壁画,多牛!

“我们当然也可以像早期的游击涂鸦分子那样,晚上偷偷去把烂尾楼的墙壁刷了,但这样做依然没有令‘美化家园’被社会承认,对深圳人的美化家园意识也没有任何提升,这件事也失去了意义。”伽蓝在小组活动帖标题中加上了“长期”两个字,无论需要多久时间,她仍希望有一天能够得到允许地、公开地去涂墙。

不甘心闲着,“美化家园”小组前两个周末一鼓作气,把伽蓝的工作室的墙壁给涂了。在一旁运动器械上活动的大爷大妈们好奇地在工作室门口探头探脑,一位60多岁老伯终于忍不住问:“这是在画什么呢?”听完伽蓝简单的解释,他兴奋地说:“我们楼下还有面空墙,你们来画嘛。”深圳人还是愿意被美化的,这让伽蓝们更加相信,目前的窘境还只是“养在深闺人不知”的过渡期。

深圳网友“王子爬房”觉得如果进入公共空间目前难度较大的话,获取商业支持也未尝不是一种曲线途径。比如房产商可以考虑在在建楼盘的外围画上艺术画,商场也可以考虑用涂鸦墙活跃气氛。其实诸如宜家等商场车库已经有这样的墙面设计。他建议给涂鸦墙编号,让它成为深圳各处地标,又可以让一些在城市中迷路或彷徨的人在上面留下自己的记忆,说不定还能成为深圳的独特文化。当然,他有些担忧的是,涂鸦墙最怕贴广告,这个问题一定要得到政府的支持解决。活动参与者T ina遗憾的是,深圳现在的地下通道两侧通常都被做成广告位,包括地铁里也同样都是广告。“北京地铁四号线里用儿童涂鸦壁画做的装饰看上去多牛啊。”她说。

涂鸦爱好者Touch在分享他的涂鸦经验时表示,深圳的城管其实在这方面已经算比较开明了,南山政府领导也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过支持涂鸦等街头艺术,“政府领导都同意了”,他们时常会拿这句话来应付城管。不过“美化家园”则希望可以做得更理直气壮些。“就像如果联系O CT-LO FT或者F518之类的地方去涂墙,当然很容易操作,但那些地方本来就是艺术园区,多一面涂鸦墙根本不会引起普通人的更多关注。”伽蓝还是强调他们“不是在搞个人创作”。

伽蓝的奔走并非毫无反馈,嘉信茂购物中心已经表示对“美化家园”的涂墙活动感兴趣,在商场里立了两块空白围板,或者最快这个周末,小组终于可以在深圳正式涂出第一面美化墙了。不过画在房子里面始终不是他们的理想,能画在户外、马路上,最好是深南大道边,才有机会被更多人看到。

■专家陈词

好城市应当允许差异化存在

孙振华,深圳雕塑院院长

美化城市这件事由民间发起、民间操作比由政府行政介入更合理、更可行。比如重庆四川美院旁边有一条街道,就是政府找了一些民工,一夜之间把它涂得花花绿绿,在艺术界褒贬不一。“美化”一旦变成一种运动,为了做而做,就会变味,显得滑稽。

深圳人在初期对这一行为的抗拒是可以预见的,因为涂鸦本身就意味着与现有秩序、美的看法发生冲突。对此持有各种顾虑、缺乏宽容度,折射出的城市心态就是太狭隘,不够多元,不允许有更多差异性

存在,太循规蹈矩。这对城市而言,也是一种缺陷。

但以涂鸦在国外的发展历程看,被拒绝的过程本身就是有意义的。涂鸦不仅有美化意义,也是一个城市个性、创造力、想象力在这些图案和色彩中得到的体现,一个城市不能只有表面漂亮,还要有丰富的情绪表达。

这种民间行为的可行性值得肯定,建议他们以牺牲个性来换取城市的接受度,做出一定的妥协和均衡,这是现阶段过渡性需要。

不过我个人期待的理想的城市面貌还是应该更多元、原生、偶发、随机,不该被规划。

下期预告

那些死于深圳的年轻姑娘们,已被城市遗忘?

艺术家刘卓泉发现深圳的墓地里年轻女性的遗照特别多,他用三个月时间在墓地拍摄,做成大型装置作品《墓碑上的姑娘》。作品曾在深圳展出,毫无反响。青春的城市,青春的生命。深圳似乎正在遗忘自己青春的属性,漠视青春。明日推出,敬请期待。

微观深圳记者 周吟 报道

微观深圳记者 胡可 摄影(除署名外)
__________________
拥有一对翅膀就可以畅游海洋,飞的么?
墨斗鱼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12-04-26, 19:00   第 40 楼
自我介绍一下
 
乔 的头像
 
帖子: 1
声望: 10 乔
注册日期: 2012-04-25
默认 回覆: 活动召集:美化家园(生命不止,美化不息)

我愿意,
乔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12-04-29, 22:56   第 41 楼
伽蓝
站长
死党
 
伽蓝 的头像
 
帖子: 26,511
声望: 14606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注册日期: 2001-09-02
默认 回覆: 活动召集:美化家园(生命不止,美化不息)

呵呵,欢迎加入我们的群:
1、豆瓣小站:http://site.douban.com/yaku/
2、豆瓣小组:http://www.douban.com/group/196639/
3、伽蓝论坛(精选内容和投票):http://forum.samgharama.com/showthread.php?t=18681
4、美化家园qq群95495564;
5、相册:http://meihuajiayuan.poco.cn

此帖于 2012-04-29 23:00 被 伽蓝 编辑.
__________________
Kind Regards
伽蓝 www.samgharama.com
伽蓝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回复


当前查看此主题的会员: 1 (0 位会员和 1 位游客)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论坛规则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主师
不可以回复帖子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论坛启用 v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图标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禁用 HTML 代码


所有时间均为北京时间, 现在的时间是 06:57.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8.7
Copyright ©2000 - 2018, vBulletin Solutions, Inc.